-光怪陆离.

腰伤,乍暖还寒的天气与樱花.(龙段龙.)(治愈向.)

大晚上不睡觉总会有少女心萌动.

尽量不出戏或者ooc.么么哒

------------

右侧腰间贴着脊椎骨的地方有一片弹片.那是给郁夫挡子弹的时候留下的.

因为太贴着脊椎神经动手术也很危险,姑且就随他去了.

但身体里毕竟是多了块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腰椎间总会有些排斥反应.

现在的龙哉每年冬天快要下雨的时候,右腿都会隐隐作痛.

像极了老年人,可以移动的天气预报.龙哉自嘲着,伸手揉了揉右腿,依然随性的将双腿跷在桌子上,给自己点了烟.

已经是二月了,刚刚有了些春天的迹象,突然的寒冷却再度席卷而来,冻坏了本是满心愉悦的树梢上的花苞,窗玻璃上淅淅沥沥的雨点将窗外的寒冷一丝丝传进室内.

春天还是冬天对于龙哉来说也没什么差别,不过是身体上会有些不舒服罢了.

大仇得报,生活安定,世界和平.有时候龙哉会想,干脆就这么退休吧.

之前二十多年的人生仿佛抽干了一辈子的冲劲与执念,现在自己剩下的只是一个躯壳而已.

正在自暴自弃的龙哉突然感受到西装内袋里手机的震动这才想起来把奇怪的想法打发到一边,按下了接听键.

"阿龙!今天下午有没有空!樱花的花期又到了我们去看吧!“

”我说啊...现在的警察也可以这么闲的吗?就算警察很闲...我们黑社会也没有这么多闲工夫好吗,我才刚开完组内例会...“龙哉无奈的取下唇边的烟蒂,"还有,看樱花约你的日比野小姐去,为什么我要陪你做这种小情侣一样的事情..."

结束了复仇后龙哉跟郁夫的关系也就不再是秘密,彼此联系也都变成明面上的事,不过给彼此专门留一部手机的习惯倒是一直维持了下来,郁夫坚持要这样做,龙哉也就没反对.

倒是这手机最贴近心口,仿佛也能给渐趋枯竭的心一丝慰藉.

也许不只是那手机那么简单.

深町看着好像在给恋人打电话一般幸福的微微勾起嘴角的组长,自觉的转身出了门,也自动忽略了组长明明荒在椅子里荒了一早上的事实.

"唉?我是有约日比野小姐...可是她好像很紧张的样子一口回绝了啊...我都没来得及再说两句她就跑掉了..."郁夫的声音倒是委屈得很.

"...你这家伙...情商是负数来的吧..."龙哉心痛的摇了摇头,但这消息意外的似乎唤醒了沉寂的心底的一丝雀跃,想了想还是松口答应."...行吧.下午什么时候,哪里."

"tachan果然最好了!那下午两点公园见!哦要不要一起去店里吃蛋包饭?我请..."

龙哉啪的合上电话阻绝了对面一旦兴奋就滔滔不绝的高昂嗓音,带着明显跟刚才不同带了些朝气的笑容,扶着桌子起身,拿起挂在椅背上的风衣离开了办公室.

“tachan真是的...又随便挂我电话..."郁夫郁闷的看着显示着通话中断的屏幕,手里的勺子随意捣着盘里的蛋包饭.

郁夫多年跟龙哉搭档的默契让郁夫总能看到龙哉的变化,他知道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龙哉的人,他知道龙哉此前只有复仇的目标一旦完成定会受不了突然的全身心放松和对未来的迷茫,他知道龙哉只有自己.

郁夫决心要为龙哉做些什么,至少他不会离开龙哉的生活.

春天的生机或许能给龙哉一些安慰也说不定,郁夫这么想着,才有了之前给龙哉的那通电话.

郁夫结了帐走在依然飘着细雨的街道上,抬头看了看零星的樱花树下掉落的花瓣.

安定下来对未来有了迷茫的人又何止是tachan一个人呢,郁夫低头走着,有些失落.也许自己更不想让tachan离开自己的生活呢?

"...走路记得抬头."龙哉伸出手按住闷头往前走的卷毛,好笑的看着这才抬起头一脸迷茫露出可怜情态的眼睛,"再走两步就是电线杆了..."

”tachan!?"郁夫惊喜的瞪大了眼睛."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这里.老坐着不舒服,既然你约我出来那就干脆早点等着你好了.走一走也能缓解酸痛."龙哉轻描淡写的指指右侧后腰上的伤口."还是那个小弹片.没什么大碍."

郁夫看着龙哉指的地方,那道藏在厚厚衣物后方的伤痕至今仍历历在目,不如说龙哉身上所有伤口他都有印象,每次龙哉处理这些伤口的时候自己都在场,恐惧的紧紧握住龙哉的手,生怕自己一松开,龙哉就会被死神带走.

"都过去了就别想了."龙哉难得乐意伸手揉乱本来就一团乱的卷毛把人游离的深思拉回来."约我出来看樱花,还不快走."

郁夫这才回神,给了个不太自然的微笑"啊...正好在入口,就沿主干道一直走到头好了."

空中飘洒的细雨完全没有影响游人玩乐的雅兴,不过这时撑着一把伞携手而行的情侣明显站多数.看着贴的那么近的小情侣们龙哉这才发现郁夫离自己意外的近,自己收在口袋里的手似乎只要伸出来就能碰到郁夫的手指.

暧昧至极的距离却没有让龙哉或者郁夫产生任何的不适感,于是便没有人去打破这奇异的宁静.

龙哉不时会把重心放在左腿,右腿的酸痛虽然站起来有所缓解,但时常还是让人觉得无法支撑身体的重量,有些不舒服的龙哉停下来靠在树干上抬头看看头顶不断飘落的花瓣.

"tachan?"立刻感觉到身边人的驻足而回头的郁夫看着因为休息而眯着眼看向头顶树冠的龙哉,自然而然的伸手拿下落在龙哉领口的花瓣,微冷的指尖触碰在系着围巾而散发着微热的颈间.

"...有些冷呢."低下头来看着郁夫指尖的花瓣,颈间的微凉似乎蔓延到脑海,龙哉解下围巾有些别扭的塞给郁夫."...围上."

"唉?"郁夫被眼前龙哉温柔的举动惊讶到,手心的围巾还带着丝丝体温环绕在指尖,在龙哉执着的眼神胁迫下还是戴上了围巾."唔...真的好暖和."

龙哉看着郁夫把自己绕的只剩下眼睛和脑袋尖觉得好笑,颈间穿入的冷风却毫不能阻挡心口某些希望的复苏.歪头看看身边的行人,再看看头顶仍然有不断旋落的花瓣的樱花树,低头笑出了声.

"呐郁夫."龙哉微微眯着眼笑,眼神却深邃的能望进郁夫的心里."你会陪我到最后的吧."

“又问这种问题..."含笑的抱怨语气,郁夫笑着把玩着指尖的花瓣,他清楚的明白,自己不会再像上一次只给那模棱两可的答案.

酷寒已经过去了,春天的樱花带着粉色的暖意想要弥补上冬日寒冷的空白,落在颈间,肩上,眉梢.带给熬过冬日的少年们新的希望.

郁夫像是要坚定决心一般朝龙哉面前凑近了些许,四目相对.

"...当然.多久都陪."

龙哉的回复是从未有过的充盈微笑.

"嗯.我相信你."

-----------------------------------

马上就开学啦,也给我自己心里这对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灵魂伴侣一个很能继续发展下去的结局,希望能带来一些春日的温暖,有乍暖还寒才有暖阳的珍贵不是.

祝龙哉跟郁夫能永远幸福下去.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