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怪陆离.

Cling Cling (龙段龙.)(Perfume中毒深度重症患者.)

请务必配上这首歌!...这首歌虽然很欢快但我总觉得有种很微妙的病娇色彩也可能是我想多了...(. 实在是忍不住想先摸个鱼...(๑•̀ㅂ•́)و✧

Warning:幼驯染/双向时间轴/OOC有/主要角色黑化/人物设定偏向漫画/主要角色死亡/BE.

"阿龙.到这里来."

手掌被一只柔软温暖的小手握住被拉着向前跑去.

-你是谁?

"快看.是夜来舞哦."充满期待的少年音带着自己挤到人群最前方,随之而来的是一张灿烂而熟悉的笑颜,但自己却认不出那是谁.

视线中似乎是热闹无比的祭典,应有的各色喧哗,音乐,什么都没有.脑海中的声音只有那清丽的少年音.

"呐阿龙.我们总有一天要成为大人离开乐园."背对着自己面朝热闹的表演现场的少年似乎下意识加大了握住自己手掌的力度.“...但我想一直跟阿龙在一起."

听见这样的话语免不了心底一沉.可无论怎么张大了嘴想说话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阿龙会跟我在一起的吧."少年话语的尾音还没有消失,温热的手掌却突然松开,下意识想去抓住却发现少年被夹杂在过分湍急的人流中越来越远.

着急的想要追过去却发现动弹不得,视线所及处只看见少年略显病态的歪着头看着自己,唯一红艳的只有那件罩在少年瘦小身体上的和服,裹携着自己与少年分离的人们都只剩一个剪影.

最后留下一个惨淡的笑容,少年好像融化了一般消失在视线里,地上剩下的和服任人肆意踩踏.

祭典的氛围没有变化,突然耳边响起了原本早应出现的嘈杂的人声和一句奇怪的歌声.

"Will I cling to your chest?"

-不要!

"呜!"从梦中惊醒的段野露出了少有的脆弱神色,他知道他看到了什么,烦躁的拿起床头上的酒一阵猛灌,却依然无法压制下内心的恐惧.

那是他跟郁夫还在乐园时唯一去过的一次夏日祭典.

----------------------------------------------

郁夫只觉得面前似乎有一道巨大的黑影笼罩着自己,抬起头看见的是那让他仇恨至极的金表男.

"总有一天我们要一起找出这个混蛋,然后亲手杀了他."郁夫听见充满仇恨的声音响起在耳边,还有淅淅沥沥的大雨的声音,眼睛被雨水打入酸疼的感觉让人看不清身旁人的表情,但郁夫知道那是龙哉.

总有一天要并肩站立,不对,是要比这个人更高大更有力量才可以,才可以保护龙哉,所以还不可以喜欢,还不可以.

那你就先去里面休息一段时间吧,喜欢龙哉的那个郁夫.太看重另一个人会阻挠你前进的脚步的.

重重击打着道馆里沙包的郁夫什么都没在想,他只记得自己在结子老师出事后被迫和龙哉分开时自己撕心裂肺的哭喊.努力推搡开身边的巨大阴影想要抓住龙哉的手却被轻而易举的钳制住的少年躯体太过柔弱.

他还是失去龙哉六年.

但再也不会了,现在的他很强,他可以保护龙哉,他再也不会失去龙哉,他可以帮助龙哉完成他们都非常想要的复仇.

然后他们可以得到幸福,不会再失去什么,不会再有悲伤的事情发生.

最傲慢和谐的和弦就快要完成了,你开心吗,龙哉.

汗水顺着结实的肌肉线条缓缓流下,剧烈的运动让胸口不断起伏着,郁夫伴随着扭曲而激动的笑声一拳打在了沙包上,挂着沙包的铁链应声而断.

----------------------------------------

那些本来都应该是快乐的记忆,那个祭典,龙哉记得很清楚,粗心的结子老师到最后才发现多买了一件女孩子的和服,而男孩子的却少了一件.

"既然这样...那就当做惩罚刚刚太调皮的郁夫吧!"结子老师伸手抓住被同样期待的孩子们堵住去路的郁夫.

"咦我才不要!!!!!!"郁夫惊恐的挣扎着.

"...意外的...很合适呢郁夫..."穿着浅蓝色和服的龙哉憋着笑给郁夫往胳膊上挂上了配套的红色小包,只见郁夫的小脸气的鼓起来像极了河豚.

“哼你也嘲笑我!"郁夫气的要不理龙哉,但却又被龙哉手里结子老师买的苹果糖吸引了过去.

”要吃?"龙哉抓住小郁夫的手掌,把苹果糖塞进手里."给你哦."

郁夫那时的气愤脸立刻消失,开心的咬了一大口,红糖沾上了嘴角的样子单纯无邪.

那是龙哉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喜欢.

从梦中惊醒的龙哉觉得心悸一直没有好转,也不管是不是凌晨,颤抖的手抓住手机按下通讯录唯一的一个号码.

还好.只有一声等待音.

"...郁夫..."

“嗯?你怎么了阿龙?"

"...不...倒也没什么...只是做了个噩梦..."

"哎~阿龙居然被噩梦吓到了~"

"...住嘴.倒是你,怎么也没睡."

"啊...没什么啦,还是很多资料要整理所以到现在,一会儿就去睡了."郁夫解着手上的拳击手套,神情淡定的说着谎.

"...我有不好的预感...郁夫..."

"...一开始说复仇必须要完成的是你哦.龙哉."郁夫的声音顿了顿."不会有事的,再也不会了."

龙哉听着郁夫沉静而果断的声音才微微放下心来,艰难的扯出些笑容.

"啊.你说的对."

-------------------------------------------

"从那里离开啊郁夫!!!!!!!!!回来啊郁夫!!!!!!!!"龙哉挣扎着冲向压制住了金表男的郁夫,海边的船只中射来一道明显的红点,狙击手正瞄准着郁夫的心口.

不行,我得杀掉金表男,只有这样才可以,只有这样才是我足够强大去保护龙哉的证明,我不要再失去任何人了.

双目空洞的郁夫只能听到自己沉重的喘息,和耳边如同诅咒一般的讥讽.

你们是被抛弃的孩子,哪能得到什么幸福?

说谎...你们说谎!结子老师说了那不是我们的错!

嘻嘻嘻嘻嘻嘻...可她不也死了吗?

"说谎!!!!"郁夫机械的重复着攻击动作,嘴角带着的是病态的笑容,无论龙哉怎么呼唤都无法唤醒.

"可恶!"已然没有选择的龙哉奔上前去,挡在了郁夫身前.

郁夫刚想抬头看到龙哉如释重负的容颜,却被一声枪响拉回了现实.

郁夫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龙哉胸口中弹,淋漓的血液如同怒放的花朵般染红了自己的视线.

不可能的...这肯定不是真的...

郁夫踉跄的冲上前去接住摇摇欲坠的龙哉.

"...龙哉...你不会有事的龙哉...不要说话...马上...马上就有人来救你..."

"...郁夫...“龙哉染血的手指抚摸上郁夫的脸颊,"我梦见了...十几年前的那个祭典..."

---------------------------------------

"龙哉,那里刚刚诞生了一颗星星哦."郁夫欣喜的透过望远镜看着天空,逃离了人群的两个少年躲进了远处瞭望台的天文台看着星星,相依相偎坐在高高的台子上.

"...这要怎么判断啦..."龙哉无奈的凑过去看了看.

"那是秘密!"郁夫得意的笑着,又像想起了什么一样突然伸手同时两双手交握在一起."如果以后龙哉像小王子那样跑去了别的星球,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你也好不要让结子老师在睡前给你读童话了..."龙哉无奈的笑了,但眼前那样真挚的少年面庞却又让人无法拒绝.

两个小小的少年只有在彼此身边才能没有一丝的烦恼.

-----------------------------------------

"你问过我吧...在夜来舞的表演前...会不会永远跟你在一起..."龙哉的嘴中不断涌出血液,惨淡的笑容缓慢在嘴角绽开."我愿意哦...可是...看来是不可能了..."

-"阿龙,我们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哦."

"好后悔啊...如果那时候就答应你的话...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呢..."

-"阿龙,结子老师死了啊,我们要怎么办..."

"阿龙你不要说了...是我的错...你不要走...我只有你了...求你..."

那惨淡的笑容凝固在嘴角.

"最终我们也...还是被抛弃的孩子啊..."

船上的人的瞄准光再度对准了郁夫的心口.

"没事的...就算你去了别的星球...我也一定会找到你..."郁夫低头吻上龙哉的额头."我们说好的..."

龙哉脑海中变了调的乐曲似乎瞬间恢复了正常.那温柔的歌声缓缓传入.

"I will cling to your chest."

I will.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