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怪陆离.

前夜.(段龙.)(后篇C2.)(只有接吻上手的段野桑.)

"...我来是想说啊.阿龙...明天是情人节了..."龙崎有些支支吾吾的.下意识伸手揉头发的小动作被段野纳入眼帘.

"...啊.看来小郁夫有喜欢的人了啊."略带揶揄的笑容展露在郁夫的面前.段野表现出一副辛辛苦苦把孩子养大的父亲形象.伸手拍拍即使跪在地上也坐的规规矩矩的郁夫."所以?"

"...就是...想请你给准备个礼物..."郁夫继续有些不自然的微笑着."我也只有你这么一个朋友嘛...而且你在感情方面是专家..."

"果然.我们分开的六年间你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啊."搭在面前的人肩膀上的手轻轻捏了捏.段野起身走到流理台前给自己倒了杯水醒酒.意外的看见自己家的厨房灶台上似乎在烧着些什么.

"啊糟了!"看见段野向厨房移动的身影才想起来被自己忘记的事情.郁夫立刻从地上起身跑到厨房.手忙脚乱的端下烧的滚烫的玻璃锅放到边上.烫到手的小狗狗乱蹦着把手指贴在耳垂上降温.原本正常的表情变得十分生动."啊啊啊好烫!"

"你这家伙是笨蛋么?快去水池用冷水冲冲!"段野被吓了一跳.拉过熊孩子的手腕就往水龙头下塞.冬天的冰水一下子冲在二人的手掌上让段野清醒了许多.而此时的段野才闻到了空气中的清香."...这味道...是醒酒汤?"

"对啊...我看龙哉你倒在沙发上好像很难受的样子...我没事了啦不用担心."郁夫有些局促的抽回了手轻轻摩娑着比起烫红更像是被冷水给冻红了的手指."所以就...给你做了些醒酒汤...喝了应该很快能好受点."

段野看着从自己手心里抽回去的温度微微愣神,但很快回神把手塞进口袋里,嘴角的微笑早已不是揶揄的神态,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温柔.

"...不是很能关心人吗.你这家伙."段野轻轻吐槽着.打开锅盖盛了一些缓缓的喝着.而这简单的汤的效果绝不仅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我说啊."

"嗯?阿龙..."

"就这样就够了.”段野停顿了一下,甩去内心的不安,还是带着笑容给搭档略带挖苦的建议."现在的小女生虽然更喜欢我这样的,但也有不少喜欢的就是像你这样的看起来很呆,却有着意外温柔一面的小处男呢."

"别拿我开玩笑嘛阿龙..."

“然后如果你喜欢的人被你打动了的话."段野随意的靠在桌边微微一笑."那就给她一个吻吧.如果她也喜欢你...肯定不会拒绝你的."

”...Ki...Kiss!?"郁夫震惊的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立即局促的站起身乱转."不不不不不不...这怎么可..."

段野彻底被面前小处男紧张的状态逗笑了.微微前倾的身体笑的不断抖动.完全注意不到郁夫的动态.”那什么...郁夫...我..."

"那...那你说的Kiss...是这样的吗?"仍然略显局促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龙哉耳边.不知道什么时候郁夫已经出现在一旁.郁夫拉住手臂朝怀里一带.龙哉重心不稳快要倒下正吃惊抬头看向郁夫时.龙哉只感觉嘴唇上多了些柔软的触感.

完全青涩的吻猝不及防的落在龙哉的嘴唇上.

面前男子柔软的舌尖小心翼翼的探过来.龙哉看着面前因专注和紧张而微微颤抖的眼睫仿佛也在撩拨着心底压抑许久的陌生感情.因为吃惊而瞪大的眼睛也放弃抵抗缓缓闭合.

迎合着探索而来的舌尖探入对方的唇齿间.平时用来跟女人调情来骗取情报的吻技得以施展.几乎是瞬间就抢回了主动权的段野掠夺着龙崎唇间的空气.更是拉过人的手臂环在自己腰间.手掌抚摸上后脑不自觉的加深着亲吻.

不是没有吃惊的.但此刻龙哉只觉得刚刚听见郁夫说有喜欢的人的时候内心浮起的不爽瞬间一干二净.少有的平和感此刻代替了晕眩.热烈的吻不断升高身体的温度.龙哉紧紧环住面前人的细腰扣在怀里.刚刚停留在自己腰间的手掌似乎也开始缓缓抚摸上脊背回应着自己.

这个吻真的很长很长.大概是因为以往的亲吻浮于形式和想要快速完成的心理.相较之下和郁夫的吻虽然青涩但却让人很想放下心来去享受,去感受面前人的努力与给自己的爱意.

大概是爱的吧.郁夫对自己.自己对郁夫,也是.

龙哉感觉怀里的人终于有些承受不住那样的掠夺软在自己怀里才放过了他,看着面前因为缺氧而泛红的脸颊和被自己啃咬而殷红的嘴唇,那原本就小心翼翼的眼神更是蒙上了雾气.

"...这才叫接吻呢.笨蛋."似乎是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段野选择了小处男青涩的吻技来吐槽.虽然他一点也不讨厌,不如说很喜欢.

"因为...因为是第一次...不...不对.阿龙你不会觉得很抵触么?"郁夫自己倒是有些不能接受这么快的发展,预想中的拒绝和抵触没有发生反倒让没谈过恋爱的孩子有些不安.郁夫别扭的松开刚才搂着龙哉脊背的手.

"啊..."龙哉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一点点都没有排斥搭档给自己的吻,明明早上还那么抗拒会长夫人.龙哉看着面前的人无奈的笑了.“你还好意思问...结果你是一早就打算好了.打算拿我教你的方法来向我告白?"

"其实...是我问了小夏小姐...结果她跟我说的话跟你告诉我的一模一样...我觉得应该可行就..."郁夫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吻缓过神来.

"...你啊...真是个彻头彻尾的菜鸟.过来."段野伸手招招跳离自己一米远的人.

”哦..."郁夫乖乖走到身边去.

"...想不想知道亲完了下面要怎么做?"段野故作轻浮的伸手捏住郁夫的下巴,舌尖掠过唇瓣,赤裸裸的勾引着.

"不...不知道..."郁夫只觉得自己紧张的快要晕过去,下身也不自觉的有了反应,如果可以他真想当一只鸵鸟.

段野略微邪恶的笑着."那当然是.上.本.垒."

--------------------同是处男身 相煎何太急--------------------

接下来两个处男的初夜一定手忙脚乱...

但就是手忙脚乱才萌嘻嘻嘻(.

评论(6)

热度(38)